• <acronym id="a2gum"><bdo id="a2gum"></bdo></acronym>
  • <optgroup id="a2gum"><label id="a2gum"></label></optgroup>
    <blockquote id="a2gum"></blockquote>
    <sup id="a2gum"></sup>
  • <table id="a2gum"><input id="a2gum"></input></table>
  • 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     >    潮流服飾    >    時尚圈

    “我們可以成為引導積極改變的使者”:生態學家Suzanne Simard聊起《樹木的隱秘生活》教會了我們有關氣候危機的哪些知識

    作者:Emily Chan 編輯:yijie.zhang 時間:2021年4月28日
    內容來源:VOGUE時尚網  圖片來源:Getty Images 圖片庫   

    文章導讀

    在 Suzanne Simard 教授的新書《Finding The Mother Tree》發布前夕,我們和她進行了一場對談,了解樹木是怎樣通過龐大繁復的地下網絡彼此溝通的——以及為什么這種協作和連接如此重要


    Suzanne Simard在加拿大卑詩省廣袤的森林中長大,對樹木有著與生俱來的理解力。但是,20 世紀 80 年代早期,當她以一名畢業生的身份從事林業工作時,她開始質疑:為什么大片原生林被砍伐以后,用來替代的新種植林場卻難以存活呢?因此,她開始探索地下,挖掘答案。

    Simard 如今是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的森林生態學教授,她終于發現了一種名為“菌根”的廣袤地下真菌網絡,這種網絡將樹木彼此連接,讓樹木得以共享水、氮和碳等資源,還能彼此分享健康程度、營養等級和壓力級別。位于這張綿延不絕的網絡中心的,就是“母樹”,母樹是古老的樹木,幫助森林的維養和再生,幫助自己的后代存活。  

    自從有了這一驚人發現,Simard 的工作——強調樹木間存在的合作而非競爭——就吸引了大眾的想象力,成為了詹姆斯·卡梅隆 (James Cameron) 2009 年電影《阿凡達》“靈魂樹”的靈感來源,也是 Richard Powers 普利策獲獎小說《The Overstory》(WW 諾頓公司出版,2018 年)中主角 Patricia Westerford 的靈感來源。  

    在她的新書《Finding The Mother Tree: Uncovering the Widsom and  Intelligence of the Forest》(企鵝出版集團  Allen Lane,2021 年)上架之前,我們與  Simard 進行了一場訪談,聊及了樹木的秘密生活,聊到了在氣候危機問題上,我們能汲取哪些教訓,以及我們每一個人能如何己所能及地保護森林資源。

    在卑詩省長大是種怎樣的體驗?[A2] 

    “我的游樂場就是森林,所以我猜我對樹木的愛在生命伊始就滲透已深了。我有自己最喜歡的一些樹,我會想去攀爬它們;我們也會在森林里搭建堡壘。你不會真正覺察原來樹木是你忠實的伙伴,直到自己有一天離開了它們。

    “從那時起,我就眼看著從小長大的原生林卑詩省變成了伐光林卑詩省——目睹這一切發生著實令我心碎。當樹木都消逝后,你終會發現自己有多熱愛它們,多需要它們。”

    你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懷疑樹木們有著不為人知的秘密生活呢?

    “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。這項研究脫胎于我在森林中度過的一生,所以,最終我就自然而然地產生了這些疑問。后來我從事林業,親眼看到我們管理的簡單種植園出現問題,它們和我從小成長的森林截然不同——這些種植的森林不像原始林那樣復雜又健康——直到那時,我才真的開始認真思考,這一切的表面之下到底暗藏著什么。

    “樹木就算不能存活數千年,那根據它們的樹種不同,也都能活上好幾十年,所以,它們會肩并肩,一起生存很久很久。我覺得,如果認為它們彼此之間不會溝通,那還挺荒謬的。當時的主流觀點是樹木只會彼此搶奪水分、光照和養分,所以,我第一個調查的內容就是:‘如果它們會共享水分和營養呢?’”

    在您看來,為什么您的發現會引發如此繽紛的大眾想象力呢?

    “這讓人非常心滿意足,有饒有趣味。90 年代和 21 世紀初的時候,我剛開始做出這些發現的時候,我還沒想過這么多。當時我其實是做好了認輸放棄的準備,因為學術界和林業界都給了我相當多的負面反饋。但是,當公眾開始理解它的時候,人們開始確實地接納了這個觀點,因為他們知道,這也是我們人類的一部分。如果沒有集體,人類便什么也不是;我們無法靠個體獨立存活——我們是社會性生物。當你把森林看作是社會性生物,就很容易理解了;每個人都能看明白。”  

    您覺得我們可以從樹木那兒汲取什么教訓呢?尤其是關于氣候危機方面的問題?

    “其中一個教訓就是,我們的看法要有所改變:生態系統是如何工作的,我們又要如何與生態系統相互作用。競爭和適者生存的想法已經轉變為人類對自然的統治。但這是不對的——我從來都知道,我們只從屬于生態系統,因為我就是這樣長大的。我們要把自己視作這些生態系統的一份子;我們有責任撫育生態系統,在這個過程中也有我們自己的角色;我們可以成為正向改變的推動者,而不是破壞毀滅的發起者。  

    “另一個教訓是,就氣候變化而言,這些古老的樹木和原始森林是巨大的碳庫。它們還是生物多樣性的來源——這兩件事情是相輔相成的:生態系統越多產,儲藏的碳就越多,生物多樣性也就越豐富。所以,保護這些樹木和森林極為重要。”

    我們大家如何力所能及地保護森林?

    “與森林重新建立聯系,就能幫助我們每一個個體更進一步地了解森林。森林是我們的生命支撐系統——沒有森林,也就不會再有人類。我認為,如果人們能更深刻地理解這一點,我們就能更好地保護森林。比如,你可以在投票時做出選擇,也可以給那些保護森林的自然保護組織提供支持。  

    “讓自己接受教育是很重要的,比如十億種樹計劃這個想法就很好;樹木是非常重要的。但是我們也要明智地思考如何行動;我們得了解我們身處的生態系統,否則,我們可能種了一堆樹,但無一存活,那意義又何在呢?另一件事就是,我認為大家總是想找尋高招妙招,速效對策。十億種樹計劃這個想法不差,但它不能替代保護原始林這件事情。”

    面對我們的森林,更廣泛一點來說——是我們這顆地球所面臨的挑戰,您是否曾感到不知所措或悲傷?  

    “確實不知所措。記得那是  90 年代初,卑詩省遭受了山松甲蟲的侵害,這是氣候變化和我們對森林的態度而招致的后果。山松甲蟲啃光了 1800 萬公頃的森林,這個面積相當于瑞典全國的森林面積了。枯木海洋仍歷歷在目,直面這種死亡帶給我的悲痛至今仍刻骨銘心。后來,山火起來了。而山火,現在仍舊(在摧毀我們的森林)——太讓人痛心了。

    “但是,你不能沉湎于悲痛之中。當我開始研究生態系統的運轉時,當我明白了它們能怎樣再生時——它們能不斷演變,不斷修復——我開始想,我們其實可以幫助生態系統復原,比如說拯救古老的母樹。發現這一點后,我感覺好多了。  

    “我認為,地球上的人類正在經歷氣候變化帶來的某種程度的悲傷,那么,人們要如何應對解決呢?在我看來,最好的方式就是成為改變的推動者,親自成為解決方案的一部分。”

    將本文分享到

    你可能還會喜歡

    更多相關網站內容

    關注官方微信
    VOGUE VIP專享
    開啟互動之旅

    將文章:“我們可以成為引導積極改變的使者”:生態學家Suzanne Simard聊起《樹木的隱秘生活》教會了我們有關氣候危機的哪些知識
    喜歡到個人空間我的喜歡中。

    喜歡理由:

    喜歡成功

    經驗: +2 , 金幣 +2

    您的喜歡已完成,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,
    請點擊"個人空間" "喜歡"

    已經喜歡

     

    您的喜歡已完成,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,
    請點擊"個人空間" "喜歡"

    西南送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2021年澳门天天彩资料大全,2021澳门今晚开什么特马,澳门正版精选免费资料大全,澳门四肖中特期期准+免费